螃蟹煮酒

不负责任、节操尽毁的ZAO KUO之人

[喻黄] VIP

喻文州见他在水池边上摆了张凳子示意自己坐下,他顿了一下,抬头看着那人。那人倒是挺有眼力见儿,一下子明白过来,殷勤地说:“别见这里简陋,我手法一流保准给你洗得舒服。”

 

喻文州便顺从地坐上去,闭着眼把头靠在水池边缘。那人打开花洒,用手心一下一下地试水温,觉得合适了才往喻文州头上浇,边浇边用手梳理他的头发,问:“怎么样,水温合适吗?烫了还是凉了,你吭一声。”

 

“嗯,”喻文州哼了一声,“刚好。”

 

“哎,那我开始咯。”他先是把喻文州的头发全部打湿,然后把花洒放下,低头问,“你喜欢哪种洗发水?”

 

喻文州好笑地睁开眼,问他:“你这里有哪些?”

 

那人摸摸鼻子,道:“好吧,我这儿只有海飞丝,你不喜欢也只能将就着了。不过海飞丝也挺好,‘头屑去无踪,秀发更出众’,‘set you free,放飞无限自由’。广告里都这么说。”他挤了一手洗发水,抹上喻文州的头发。

 

喻文州复又闭上眼,“嗯,广告词背挺熟。”

 

那人一笑,“那是那是,我从小记忆力就好,三岁的时候就能背下唐诗三百首,读书的时候课文看两眼就能背下来。后来玩起游戏,就差不多都忘光了。”

 

“打游戏啊。”

 

“荣耀,听说过吗?我玩剑客,技术可好。”他从喻文州头发上拢下一捧泡沫,手法生涩,但却意外地合乎要求,“你发质真好,又软又黑,我的头发就黄得像营养不良,别人还来问我是不是染过然后掉色了。”

 

喻文州等他说完,悠悠道:“我也玩荣耀啊。”

 

“哟,是吗。”那人笑嘻嘻地凑近喻文州的脸,趁着他闭着眼细细打量了一番,“你玩什么职业?我手上这劲道可以吗,会不会有点疼?你要轻一点还是重一点?”

 

“还好,随便洗一下就好,不用按了。我玩术士。”

 

“那怎么行!当然是要给客人宾至如归的服务,我刚学来的,第一个就让你试了,有没有感受到无上光荣?哈哈哈。你平时会头疼吗?像你们这些电脑看多了的人,偶尔按一按穴位会舒服得多,哎你别睁眼啊!小心泡沫跑进去。这里这样按舒服吗?”他变着力道揉捏喻文州的脑袋,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倒挺像那么回事,“这么巧啊,我搭档也是个术士。”

 

“第一个就让我来当小白鼠试验,还好意思讲出来?”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那人俯下身子,更细致地控制手上的力道,用心地帮喻文州按摩,“第一个客人绝对是我服务得最认真的,再说你看,我也给你弄得挺舒服的吧?”他凑到喻文州耳边吹了口气,“我看我们俩挺有缘的,你要不要考虑在我这儿办张VIP?终生有效,本人永远第一时间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服务,随传随到。”

 

喻文州耳朵被他弄得有些痒,缩了缩脖子往一边靠去,被那人按了下肩膀,“你别乱动呀,等会弄脏衣服了。我帮你冲水了啊。”

 

“嗯。”顿了一会儿,喻文州揉揉鼻子,问,“办卡有什么条件?”

 

那人听了一乐,“很简单的,以身相许呗队长?”

 

喻文州微微睁开眼,从下往上地看那人。水池在阳台,下午的阳光正好斜斜地打在那人头发上,映得人像是在发光。喻文州没绷住笑了出声,“不演了啊,少天?”

 

“哎呀一不小心说漏嘴了,”黄少天倒是一点悔过不安的感觉都没有,就是笑,“也没什么意思。跟你想说的都不是这些,装不认识我浑身难受。我跟你刚认识的时候是怎么聊起来的,我都要不记得了。”

 

黄少天的手指穿过喻文州的发丝滑动,让水流把黑发上沾着的雪白泡沫冲洗干净。喻文州头皮挺敏感,被这么对待着酥痒得想要挣开,又不舍得,只好绷着自己的身子让自己待在原地。

 

“不记得了?刚才不是还说自己记性好嘛。”他佯装凉凉地开口。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黄少天见他这样,一下子急了,“怎么会忘呢,我记得那时候我刚来蓝雨,看到你跟别人在PK,手速吧飚不过人家,结果竟然险险赢了。我觉得你挺有意思,就上来找你PK,你居然还不答应我,说要吃饭了。”

 

“我那时候听过你,知道你手速高很厉害,我又刚打完几盘,跟你打肯定打不过。”

 

黄少天走到喻文州正前面,跨开腿站在喻文州两侧,用毛巾包裹住他的头发,动作像是拥抱,还不忘一边笑话他:“从小就这么有心计。”

 

“我这叫理智。”喻文州自然地搂住黄少天的背站起来,也不去管头上的毛巾正在往下掉,湿发全都蹭在了黄少天侧脸上,“那我以身相许了,你得记得我的VIP。”

 

黄少天本来还想挣扎着去接毛巾,听他这么一说,手一下扣住喻文州的肩,让这个拥抱更加地亲密无间。

 

“不会忘,等你满头白发老掉牙了还帮你洗。”


评论(20)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