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煮酒

不负责任、节操尽毁的ZAO KUO之人

[A队中心] 拉练

暗戳戳补了个tag @守森 



A大队的司务长特别靠谱。

——吴哲这么评价过。彼时他正夹起一块肥瘦相当、油润发亮的红烧肉一口咬下,油光抹了他一嘴。齐桓头也没抬,低头扒着饭,“你就是给惯出的毛病。”

“你不懂,”吴哲摇摇头,“从海陆到A队,那就是从人间一步迈进天堂。要知道当年我们跟潜艇出海,吃的冷冻肉最高纪录是27个月冻龄。你感受一下。”

齐桓扬了扬眉毛,“哪次出任务也没见你消停点,尽在抱怨口粮。”

“那能怪司务长吗!”吴哲一拍筷子,“野战口粮是灭绝人性的总后统一配发的,怎么能怪罪到我们司务长头上!”

 

但野外拉练的时候没有司务长,于是死老A们都历练出一身司务好本领——山寨的。

不像演戏和对抗演练全程禁红外,拉练来得自由得多,生个火煮锅汤烤个肉。原则上是配弹足够,随他们造。

 

最常见的菜是小麻雀。野外的麻雀并不怎么怕生,在树上立着就是静态目标,一打一个准。95重心稳,平衡指向性好,用起来极为顺手,他们习惯站在树下连着扫,再蹲下来慢慢捡。

先开始大家还耐着性子给小鸟拔毛。不过这是细致活儿,累人,死老A活得糙,倦了就想其他法子。齐桓刀工最好,教着大家如何在小鸟腹部剖一个口子,扒衣服似的连皮带毛给扒下来,露出鲜红嫩滑的肉。

“哟菜刀,手真巧,出得战场入得厨房,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C3勾着齐桓的肩膀道。他天生坐不住,扒了两只就到处钻,等着吃白食。

齐桓抬脚踹了踹他屁股,留下一个泥泞的脚印,“边儿去!”

许三多手笨,怎么也学不会,看着麻雀那凄惨样又下不了手,用军刺在上边划上一下,哆哆嗦嗦地就将小鸟摔下了地。从那开始,他就只负责用木枝串起鸟肉,架上火烤。大家随身携带的盐也交由他打理,撒多了少了,好歹都是能吃的。

 

只是这天上飞的吃多了,偶尔也会馋馋地上走的。

这天天色渐暗,远处的空地上跃过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蹦蹦跳跳,蹿得飞快。

C3咽了口口水,“队长,你枪里还有弹不?得快着点儿。”

那兔子前面不远处横了一道沟,沟后边竖着道坎儿,要从那上面越过去了就再难打到了。这时候讲求的是快准狠。

袁朗手里的枪也刚打空,他随手摸来个弹夹给迅速装上,一边还侧过头,歪了歪嘴角:“我说,赌点什么不?”

吴哲将手上的枪架在肩上,揉了揉鼻子,“赌啥,打没打中?”

“放屁!”C3道,“怎么能质疑我们队长的神威,区区一个兔崽子,锄头,一会吃兔肉没你份啊。”

袁朗咧咧嘴,“还是猫崽子懂事儿啊。吴哲,质疑你队长,丢人。”说着抬手划了道轨迹,单手无依托射击,都不带瞄准,恰在兔子飞身一跃到最高点的时候击中。他们隔得远,夕阳昏红昏红,远远只能看到白绒绒的一团直直坠下去,隐没在草堆里。

“来吧,赌一赌打中哪儿了。猜中有肉吃,没猜中回去给全队洗袜子。吴哲,你就别猜了,我这一个月的袜子都是你的了。”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