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煮酒

不负责任、节操尽毁的ZAO KUO之人

两人世界 3

3.

鱼大概不好放,喻文州犹豫了一下。Nono也从漫长的午觉中醒来,懒洋洋地走到厨房门口,前爪扒着地毯,压下腰,打个哈欠,把睡软的骨头抻开。似乎隔着保鲜膜也能闻到鱼的腥味,她收起腰,一屁股坐下,歪歪脑袋,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他手上装鱼的塑料包装。黄少天靠在厨台边缘,冲Nono喵了一声,Nono无动于衷,他笑:“今晚就吃鱼好了,做起来容易也快,Nono好像很期待。”

好吧,喻文州把鱼放到厨台上,从一旁抽出一块砧板,“怎么做?我没做过鱼。”

“香煎也可以,用番茄煮汤也可以。我还买了西兰花,烤一烤撒上盐就能吃。”说完想了一下,“还是煮汤吧,开胃一点。最近闲得要长蘑菇了,胃口不是很好。”喻文州看了眼黄少天身后,果然还摆着一袋番茄和一颗西兰花,面面俱到得让人惊讶。他开玩笑道:“你是不是藏了个田螺姑娘在我家?”黄少天眨眨眼,“哪需要藏,我不就是?”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转移话题道:“我也没想到,一开始就是想买点喝的,推着车在超市里面逛着逛着,就买了一大堆东西。没关系,吃不完扔了也行。”

喻文州一点也不想浪费。刀摆出来,揭开保鲜膜,将鱼翻个身拍在砧板上。湿漉漉,黏糊糊的,他擦了擦手,撕下两张厨房用纸将表面的水分吸干,开始片鱼。其他不行,刀工还是过得去,5毫米一刀,片好的鱼晶莹剔透,整齐地码在一起。然后该干什么?他用手背擦了擦鼻子,准备洗个手,用手机查一下。黄少天看到他有些茫然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推了推他,“你真不会做饭吧。其实我早该知道,看你基本上都是靠外卖活下来的。”他撸起袖子,挤了点洗手液在手心,“我来吧,放你弄不知道得弄到什么时候去。”

Nono心满意足地走开。

喻文州看着他洗手,擦干,把鱼片装进碗里,加油、加盐和磨碎的胡椒粒。不知道他从哪里翻出来的老姜,应该是放了很久了,瘪得不成样子。但他手脚很快,去皮、切丝,放进碗里和鱼片搅在一起。他这时候才恍然,黄少天大概一开始就没想着让他来做饭,“原来你就是为了看我笑话。”

黄少天把袋子剪开,取出几个番茄,开始在上面切十字,不忘回头做个鬼脸:“没办法,忍不住。看你不知所措的样子挺有意思的。这一点你真是没变,记得你高中时也这样。”

“怎么说我也是屋主,总不能让你又买菜又做饭。”

“那你也不能别人什么事推给你,你都硬担着啊。”说完用手肘顶了顶他,“不是,你也别闲着,拿口锅煮上水,火开到最大。”

“放多少水?”

“没过番茄就行了,然后再把饭煮上。煮饭总会了吧?”

“少天。”

“嗯?”

“闭嘴。”

黄少天抿嘴笑起来,放下刀,沿着嘴角的弧线做了个拉链的动作。

饭做到一半,黄少天手机响了。其实他不太经常看手机,好像在刻意割断与什么的联系,但手机总是揣在兜里。喻文州敏感地察觉,看到来电号码时,他肩部的线条明显绷紧。犹豫一下,按成静音,屏幕朝下地扔在桌上,似乎并不想接。但铃声锲而不舍,响起、按掉,等打到第五通,响了两声,他才把压着火,接起电话,对电话那头的人冷冷地说了句等一下,踢着拖鞋走到阳台。

他还是穿着喻文州的衣服,松松垮垮。头发染过又褪色,被客厅昏黄的灯光映成柔软的棕。他一手插在裤兜里,面朝外面的夜色,看起来年轻又固执。他出去时把落地窗给带上了,房里听不见对话,只能听到他烦躁的情绪。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煮汤的那口锅里传来咕噜咕噜沸腾的声音,喻文州掀开盖子,番茄的浓香扑鼻而来。他这一天只吃了早饭,一直在睡觉,没有察觉,闻到热腾腾的菜香,胃里才反应过来,饿得绞在一起。

黄少天拉开门往回走,一边不耐烦地冲电话里吼:“说了不去了,机票退了不就好了?多大事,退不了机票钱我打给你。……不去,要去你自己去。……下个月也不去,挂了。”他挂了电话,走进厨房,就看到喻文州拿起汤勺,正要搅进汤里。他马上抢过汤勺,“诶别搅!煮鱼的时候不能搅,鱼肉很松的,一搅就全都散了。”

大厨回来,外行自觉让位,退到一旁,问:“本来要去哪里吗?”

“首尔。”黄少天舀了一勺汤,垂眼轻轻吹了几口,抿嘴尝了一下味道,然后把汤勺的另一侧递到喻文州嘴边。他的坦诚让喻文州有些意外,但说完,又没有更多解释。喻文州低头尝了一口他送上来的汤,没有腥味,酸酸甜甜,让他胃里面又是一阵翻滚。就是缺了点味道,“再加点盐吧。”黄少天点头赞同,用手指尖搓了点盐,均匀地撒在汤面上。两个人靠着厨台,目光都落在锅里翻腾的鲜红色泡泡上。黄少天毫无预兆地开口:“其实真是不好意思,莫名其妙在你家借住这么久,又蹭吃又蹭住的。你怎么还不赶我走?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本来这么想的,但现在觉得,家里有个田螺姑娘也挺好的。”

黄少天抬起头瞪他,看他笑眯眯的样子,“没跟你开玩笑。我知道收留人回家挺不方便的,看你也是习惯了一个人住。而且你又忙,还要老是惦记着有个人在家。再说、再说,我们这样,你想带人回来不是也不方便?其实你把我赶出去也没关系,我也不是没钱,不会真的露宿街头。”

喻文州拿过他手里的汤勺,又舀了一点,吹口气,舔一舔,等香甜的味道在味蕾上蔓延开,才回答:“你要是觉得亏欠,就多做几餐饭抵上。”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示意他把汤勺递过来,给自己尝尝:“这么好喝吗?”

喻文州回答:“不好喝就不这么说了。”

黄少天警惕:“那不好喝你要怎么说?”

喻文州有些无奈,“你不要想太多,我真的觉得有你住在这挺好的。不麻烦,不然一开始我也不会这么提议。而且,我经常不在家,照顾Nono比惦记你头疼。现在这样肯定和我自己一个人生活不一样,会有改变,但我不觉得是不好的改变。这些都不是问题,”他顿了顿,凝视黄少天的眼眸,“问题只在于,你想留在这吗?”


评论(3)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