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煮酒

不负责任、节操尽毁的ZAO KUO之人

[喻黄] 住家丁面

前文方兴未艾

题目是梁汉文的歌,有一句歌词,很喜欢你这种最伟大的可爱。

手速简直被狗吃了,其实就是一日无趣生活流水账



黄少天醒来时挺了挺腰,想要伸长双腿舒展一下筋骨,却发现和自己面对面弓着腰睡在一块儿的喻文州不知何时将一只手安放在他的双膝之间。这么一来他有点不舍得动了。窗帘拉得紧,但是挡不住晴好的日头,黄少天借着这扰人睡眠的光看着喻文州微微起伏的鼻翼,有点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这时候手机响了。床头柜在黄少天那一边,喻文州半睡半醒迷迷瞪瞪地抽出黄少天腿间的那只手,半个人趴在黄少天身上越过他去取手机,然后就这么搂着他接起了电话,“喂?……嗯,好,我大概一个小时后到吧。”

 

黄少天听着喻文州的声音从绵软带着鼻音到清晰利落,忍不住双手环上喻文州的腰,手掌在他光滑的后背上滑动。他的手指还因悠长舒服的睡眠而发软,此刻的触感并不十分真实。等喻文州挂了电话,他问,“有事?”

 

喻文州在他耳朵下方亲了一口,才翻身侧躺在一旁道:“得回去一趟,问题也不大,不会太久。”说着他歉意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你继续睡吧。”

 

既然人已经醒了,就没什么必要忍了,黄少天撑起身凑过去轻咬了一下喻文州的鼻头,“没事儿,我醒的比你早。”

 

喻文州按着黄少天的腰不让人退回去,眯着眼睛笑,“醒了居然没起?”黄少天一直属于比较精力旺盛的一类人,睁了眼睛清醒过来就不会乐意在床上继续呆着,“想什么呢?”

 

“想你的手什么时候放我两腿间的,”黄少天磨磨牙齿说道,“耍流氓呢?又怕吵醒你,动都不敢动。”

 

喻文州的笑容弧度更大了,他应该是记得自己的手摆在哪里的,却故意装作不知,手掌从黄少天的后腰游走到小腹,往下面按了按,“放在哪里,这里吗?”

 

“去去去,说你耍流氓还真不要脸上了。”黄少天挡开他的手说。早上刚醒过来的身体经不起撩拨,再这么玩下去非得硬起来不可,“你别弄我了,快点起床,早完事早回家。”说着想给喻文州一个深情热切的早安吻,鼻息都缠在一块儿时才崩溃地止住动作,他推了一下喻文州,“还是得先刷牙去。”

 

 

 

黄少天刷着牙的时候喻文州换好衣服,拿齐东西经过洗手间,被含糊地叫了一声,“哎你等等,”嘴里全是泡沫,硬是要开口,被冰冷的薄荷味呛了一下,黄少天马上低头把牙膏沫子都吐出来,才抬头扯着喻文州的手臂让他转个身,“衣领都没理好。”

 

等感觉到身后的动作完成了,喻文州转身抬着人的下巴在沾满白沫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还挺自觉。”

 

黄少天没法应过来,“什么自觉?”

 

“贤妻之类的,刚才那一下挺像。”喻文州弯了弯眼睛道。

 

“我靠,什么跟什么啊!”黄少天推了他一把,准备把人踢出洗手间,拿起漱口杯又想起什么,“你开车去吧,反正这个点路上车少,这样快一点。钥匙我好像搁在茶几上了,你看看。”

 

喻文州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自从回了广州之后基本上都没怎么开过车,有黄少天是一点,交通问题是一点。广州路上的汽车密集程度跟加州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他能在上坡下坡各种曲折的车道上开得稳当,对排成长龙只能缓缓移动的市区道路却敬而远之。

 

“走啦。”

 

黄少天还在漱口,夹在吐水的声音中喊了声,“早点回!”

 

 

 

等忙活完已经是下午了,喻文州开车经过超市的时候给黄少天打电话,问家里缺什么,要不要顺便给都买了。

 

“你等我看一下,”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开关柜门一阵声响,“家里没卷纸了,还有盐和生粉也用得差不多了。你再看看想吃什么,带也行不带也行,家里还有。”

 

喻文州看了下时间,“还早,今天煲汤喝?”

 

“也行,”那边又传来打开冰箱翻找的声音,“你带点猪骨回来吧,白萝卜白萝卜白萝卜……白萝卜也带一根。”

 

喻文州想象了一下黄少天蹲在冰箱前,用肩膀夹着手机翻箱倒柜的样子,轻轻地笑了一下,“好。”

 

 

 

喻文州大包小包拎着回到家时,黄少天正戴着眼镜盘腿坐在沙发一角看杂志,听到声响抬起头,笑嘻嘻地说,“回来啦,东西都买齐了吗?”粗框眼镜戴久了会因为重力往下滑,现在正架在他鼻翼上,他索性把眼镜摘了下来,随手扔在茶几上,“想吃什么,家里有鳕鱼有豇豆,还有点牛肉……”

 

“别那么麻烦了,”喻文州打断他,“鳕鱼不能放,先吃了吧,牛肉明天再弄。”

 

“说得跟鳕鱼弄起来不麻烦似的,”黄少天嘀咕了一句,“也行,那就香煎吧。”他把杂志倒扣在桌面,站起身来倒了杯水喝。

 

喻文州翻起那本杂志,《XX车志》,摊开的这一页正巧是黄少天念念叨叨最常挂在嘴边的车型,“你想换车了?”

 

黄少天正仰着脖子喝水呢,手上连忙摆了两下,等咽下去才道:“没有没有,这些车我哪买得起啊,就随便看看。再说了,我倒是想买牧马人,也得跑得起来才行啊。就市里面这路况,再好的车不也是浪费。”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换了个话题,“你中午吃的什么?”

 

“做了点面条,就着剩菜吃了。你呢,别又忙得不吃饭。”

 

“吃了,饭堂。”

 

黄少天抬头嘿嘿一笑,“等我给你改善改善伙食,哎你看见我拖鞋没?”

 

家里面铺的是木地板,黄少天懒了就光着脚到处走,拖鞋踢得到处乱飞,平时是没什么影响,进厨房总是得穿拖鞋的。喻文州看着他光着脚到处乱跳,洁白的脚背在深木色上一晃一晃,刻意拖缓了声音道:“你看一下床边。”

 

房间里果然很快传来黄少天的声音,“找到了找到了!你记性怎么这么好。”

 

 

 

这时候天色还算早,亚热带的夏季夜晚来得迟,厨房里透着干净的光。喻文州卷了袖子帮黄少天切萝卜,他身上还是出门时穿的那件衬衫,衣摆本来是整整齐齐塞在西裤里的,因为上上下下的忙活悄悄掉出来一角,他又嫌热地解开两颗扣子,露出白皙的一片皮肤。一旁拌着佐料的黄少天没忍住往这边瞧了一眼,看见他修长白净的手指拢着萝卜,一下一下地切,清晰的骨节随着动作一起一伏,切好的萝卜整齐地码在一边。

 

黄少天刚想夸奖两句,说动作不错,切得也好看,却发现他左手手背上趴着两道突起的、小虫一样的伤疤,“你手上怎么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边洗手边说,“烫到的。”

 

“怎么会烫到,你平时哪里接触得到什么高温的东西,又不做饭……我不在家你自己做饭了?”黄少天扬了扬眉毛。

 

前几天黄少天挺忙,干脆搭了行军床住在办公室,昨天才开始终于轻松下来,喻文州自己在家呆了几天。

 

喻文州轻若无声地嗯了一下,“看你挺辛苦,想试试看能不能做给你吃。”

 

“我靠……”黄少天手上摸过姜葱,没敢往喻文州身上搂,只好用掌根推了推喻文州肩膀,把人按在冰箱上面亲。喻文州刚洗过手,没有心理压力,把黄少天揽在怀里,接过主动权,舌头用力地捣进去。老半天两人才想起这是在厨房,该干的活刚开了个头,才缓缓分开。

 

“我说,”黄少天嘴角有湿亮的痕迹,眼睛更亮,狡黠地眨动着,“你果然还是别进厨房了,看把自己弄成什么样。本来还打算什么时候把你教会了我就能歇着了,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天真。”

 

“你赶我出去?”喻文州含着笑意,双手在他腰间划过。

 

“对对对,就是赶你出厨房,”黄少天推着他往外走,“你就等着吃吧。”

 

但事情来得又并不这么简单。黄少天一手拿着锅铲准备给鳕鱼翻面,另一只手举着及时准备好的佐料,睫毛上鼻子尖却挂上了几颗汗珠,又痒又酸涩,难受得不行。他只得朝外面大喊,“文州!喻文州!快进来快进来,我手上占着呢帮我擦下汗挠下鼻子快快快!”

 

喻文州动作挺快,进了厨房看见他那个恨不能上蹿下跳的难受样,又耐着性子,坏心地笑,“刚才不是还赶我?”

 

黄少天简直想咬死喻文州,“废什么话啊快点快点鱼要糊了!”

 

喻文州这才抽了纸巾,低柔地问他,“哪里难受?”

 

“眼睛!快!眼睛先,然后鼻子!”

 

有了喻文州帮着擦汗,黄少天手上一刻不停,酱料一下子倒进去,等他整个人舒服了,鱼也做好了。“嗯,今天早上你说我的话也还给你。”他一边忙不停地给菜装盘一边笑着说。

 

“什么?”

 

“贤妻呗,就是心脏了点。你看下汤好了没,好了就把饭盛了,我把豇豆焗好就差不多了。”

 

 

 

吃完饭两个人宰了一只柚子缩在沙发上靠着,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手,又拎到眼前看了看,“指甲长了。”他说。

 

黄少天咽下一口柚子,低头看了看,“也是,”他拉开抽屉拿出指甲钳,“想着要剪好几天了,老是忘。”

 

喻文州低下头,从他手上拿过指甲钳,“我帮你。”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头顶认真的发旋儿,突然握住喻文州的手指,“其实我是想买车了。”

 

喻文州头也没抬,轻轻挣开他的手,继续耐性地帮他剪指甲,“我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黄少天收回手,闷闷地道。

 

他看不到喻文州的表情,却听见喻文州轻笑了一声,“嗯,男朋友的特殊能力。”

 

黄少天一时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沉默了下来。喻文州继续道:“想买就买,你钱不够就想想还有我。既然决定了要在一起,有些问题是回避不开的,现在买车,以后我们总得买房,这些都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

 

“我……”黄少天刚想开口就被喻文州打断,“在一起不光是每天睡在一起,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不负责任的谈恋爱阶段了,少天。我们没法结婚,所以再怎么样我也只能是你的男朋友,但我能为你做的不仅仅只是每天陪你吃饭跟你上床。”

 

“黄少天,”他突然叫起了全名,黄少天一愣,“你得把我当做一生的伴侣来看。”

 

喻文州抬头,目光直直地探入他的眼底,再从眼底化进他的心脏。

 

黄少天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些歉意道:“你一下子说这么多话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对不起……”

 

“错了。”喻文州再次打断,“一生的伴侣不需要说对不起。”

 

“那要说什么?”

 

“说我爱你啊……”话音消失在两人的唇边。


评论(23)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