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煮酒

不负责任、节操尽毁的ZAO KUO之人

汤不热上的一个小游戏


·谁先开口说的“我爱你”

黄少天第一次想到这个词,是在凌晨的机场。喻文州在电话里的嗓音又低又软,困倦地提醒他,东西都带齐了吗,然后问,几点落地,好去接他。这是黄少天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出远门,只有一个行囊,一架相机,终于在二十好几的年纪里,生出些漂泊的感觉。但喻文州一句话,又让他跌回家的温暖。

他难得少话,嗯了几声,和喻文州确定了接机时间,刚要再开口,就被打断道:“我这边有点事,你到了给我电话。”

黄少天有点惊讶:“这么早能有什么事?”

喻文州叹了口气:“公关部门的事,有些复杂,等你回来跟你说。你刚才还要说什么?”

黄少天突然有些紧张,喻文州还是太敏锐。但时机错过,那三个字又被翻覆咀嚼了几遍,变得更加慎重,好像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联盟出名的机会主义者,剑圣黄少天,竟然没把握住机会!他悻悻地想,语气还是自然地说:“没什么,你忙你忙。”

喻文州很轻地笑了一声:“少天?”

“嗯?”

“我爱你。”

黄少天愣了一下,耳朵蹭地蹿红,差点没拿住手机。

 

·谁会把对方照片设成手机壁纸

喻文州很少拍照。退役后,黄少天玩起了摄影,他的照片才多了起来。慢慢他也有了兴致。他不如黄少天善于捕捉时机,但他觉得黄少天只要笑起来就很好看。其实工作关系,壁纸设成黄少天,多少有些不方便。虽然退役有两年了,但不认识黄少天的人还是极为少数。好在两人生活在一起太久了,照片里看起来竟有些微妙的相似,也就一直没人来问过喻文州,手机里照片是不是黄少天。

黄少天的手机壁纸一天一换,不作讨论。

 

·谁会在浴室镜子的水雾上给对方留言

家里一般是黄少天先洗澡,再到喻文州。

有一次,黄少天没有在刷牙的时候,抹开一片水雾照镜子,而是留了一句话:不准背着我在里面干坏事!还附带了一枚直勾勾的“我看着你呢”表情。

喻文州看到后走出来,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推进浴室里。黄少天抗议道:你干嘛,我洗了澡了!喻文州笑着脱他衣服:你说不准背着你干坏事,那就一起干呗。

 

·谁会给对方买甜腻的小礼物

没有,都非常实用。

除了黄少天去景德镇时,跟老师傅学着捏了一个碗不像碗,茶盅不像茶盅的玩意儿,送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买的戒指还没送出去,不算。

 

·初吻是谁主动

当时两人靠在沙发上看电影。沙发很软,身体陷在一起,短袖下露出的皮肤本应该被空调吹得冰凉,但触碰到的地方都好像要烧起来了似的。黄少天咽口口水,挪挪屁股,继续跟喻文州吐槽电影里的情节。其实都确定了拍拖的关系,有什么好紧张的!但黄少天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因为喻文州好像在看着他。

要不要转过头去?黄少天还在挣扎,嘴唇就被湿湿凉凉地贴上了。他瞪大眼睛,看着歪过头亲他的喻文州。喻文州好像不满意他的被动,稍稍退开一点,说:闭上眼。黄少天听话地闭上。喻文州的影子又压下来,从嘴唇轻轻的触碰,到舌尖不安的试探,直到几分钟后,两人都有些气息不稳,才慢慢分开。

喻文州笑了笑说:少天不说话就已经很让人分心了,还这么多话,简直没法看电影。

黄少天:……你就是为了让我闭嘴??

 

·谁会在清晨把对方吻醒

喻文州试过,吻不醒,需要动手才行。

 

·初次约会时,谁比较紧张

刚认识的时候,两人用小号pk,打了五局,喻文州赢了一局。吃完饭后,黄少天拉着他一起去买雪糕。

都不紧张。

 

·谁解决家里的蜘蛛危机

还在训练营时,有一次,黄少天早上起来刷牙,漱口杯里圈着一只蜘蛛,绕着杯底打转。他吓得有些僵住,但喻文州走了过来,他又不想表现出软弱的样子,硬撑着没把杯子放下。

喻文州问他怎么了,见他不说话,凑过去看了一眼,哦了一声,把自己的漱口杯递过去:用我的?

很久以后的某天清早,两人都赶时间,一起挤进洗手间刷牙洗脸。杯底又跌进一只蜘蛛,这回是喻文州先发现。黄少天从他身后伸手去够杯子,被他拦了一下。

“怎么了?”黄少天睡眼惺忪地探身往前看。

喻文州反手蒙上他的眼睛,把杯子倒过来,冲水,清理犯罪现场。

“没什么,”他转身亲了一下黄少天,“今天换个杯子用?”

 

·谁会在醉酒后向大家宣告自己对对方的爱

蓝雨旧人重聚,开了好几箱的酒。喻文州酒量一般,但自控力很好。黄少天喝多了反倒话少,晕晕乎乎靠在喻文州身上,看大家划拳,插科打诨。喻文州问他难受吗,他摇头,然后嘿嘿笑了一下,说:队长,我好怀念蓝雨啊。

喻文州抬头看看面前的一片狼藉,也笑了,说:我也是。

黄少天又说:真的,最好最坏的时候,都很怀念。你一定懂,因为你也在。他说完,抬头看向喻文州,带着醉意冲他笑:我爱你。

酒精的影响,他说话的声音比他自以为的大,一时间房间内都安静下来。喻文州毫无歉意地对大家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在他额头上印了个吻:我也是。


评论(17)

热度(490)